人最大的恐惧,就是源自于未知。

  陈坚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,倒是不会再恐惧,可是,再次面对未知,陈坚仍旧感觉到了迷茫。

  陈坚一开始感染病毒,获得了异于常人的能力,同时也变得不再是普通人类。

  尽管有这种变化,陈坚当时却并不迷茫,只是内心深处,稍微有一些恐惧。

  这种恐惧是因为陈坚不知道自己会继续有什么样的变化,会不会彻底变为怪物。

  不迷茫,是因为陈坚的目标很明确,他要找到原始病毒,从而解决自己所感染的病毒,让自己恢复正常。

  后来发生的变化,就是陈坚与这对翅膀的结合。

  在与这对翅膀结合之后,陈坚的心理素质其实已经强大了很多,因为他已经经历了常人所不可能经历的事情。

  因此,陈坚并没有感到恐惧。

  可同时却有很关键的一点存在,就是陈坚也不曾感觉到迷茫。

  尽管陈坚与翅膀相结合,面对的是未知,可却因为有了玄明子门派典籍记载,陈坚的身体情况,与玄明子门派典籍记载当中的情况,有所对应,让陈坚内心并没有出现迷茫的感觉。

  可此时,迷茫的感觉却是再次出现了。

  因为陈坚的身体,再次出现了变化,这种变化又回归了纯粹的未知,与玄明子门派典籍记载,毫无任何对应之处。

  陈坚一点都不会怀疑,如果有对应的典籍记载的情况,玄明子一定会让维克多莉娅转达陈坚的。

  因为玄明子必然知道,陈坚让维克多莉娅转达自己身体变化的情况,是为了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 

  哪怕这种解释,这种看法,来自于玄明子本人。

  可现在的情况,却是玄明子的门派典籍记载当中,没有相对应的情况,玄明子本人也给不了陈坚认可的解释,只能从道家以及佛家的典籍记载当中,去寻找相对应的类似情况。

  道家也好,佛家也罢,流传于世的典籍很多很多。

  这些典籍既然广为流传,就必然形成了一种普遍性的文化。

  与之成为鲜明对比的,就是玄明子门派的典籍记载,这些典籍记载当中,所记载的信息,与广为流传的道家典籍,有很大的区别,甚至应该直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  就比如大周天运转法门的功法记载,还有修炼各个等阶的不同情况,玄明子的门派典籍记载,都另成一家。

  与广为流传的道家典籍,大相径庭。

  如果让陈坚来选择,他肯定是会选择相信玄明子门派的典籍记载。

  这是有原因的。

  原因在于陈坚看过很多医书古籍!

  深切的明白一句话,真传一句话,假传万卷书。

  真实的东西,通常很简单,一句话就足够说的明白。

  而虚假的东西,往往需要更多的东西去掩盖。

  陈坚看过的医书古籍很多,真正能够学到东西,让自己医术有所增长的,从来不是长篇大论的那种医书,而是很简单,很实用性的医术古籍,对于一种疾病,往往解释的很简短,只描述了症状,以及治疗方法。

  尽管很多治疗方法,看起来是十分匪夷所思的,可陈坚却是坚信其记载的内容是真实的。

  因为这种古籍医书,其实都是在记载真实病例。

  中医的发展,一直是经验学为主的,古代的医生,碰到某种疾病,以某种方法治愈,记录了下来,是完全可信的。

  而且,陈坚也曾真正验证过。

  那是陈坚碰到的一个极为特殊的病人,脑袋上面长了癞头疮,反复发作,恶臭无比!

  用中医的方法治疗,也会见效,但是就是不除根。

  陈坚曾在一本医书古籍当中看到过,以瓦焙干母猪粪便,敷在患者头顶上可除根。

  这个方法,陈坚在于病人商议过后,真的试过了。

  结果是病人痊愈了!

  焙干母猪粪便,可想会是奇臭无比的,病人也是被这癞头疮的病,折磨了十几年之久,已经是痛不欲生。

  因此,无论什么样的办法,他都肯尝试!

  当然,验证这样一例特殊的病人,以科学的角度来说,并不能完全认定,医书古籍上的记载就完全可信。

  可仍旧还是那句话,事实胜于雄辩,这类字数很少,却简单明了的古籍医书,是有可取之处的。

  反而是那种长篇大论的,洋洋洒洒很多字的古籍医书,很多内容是在臆测,以陈坚积累的中医知识去看待,绝大多数是狗屁不通的。

  即便是有些医理是通的,也是极少数。

  最关键的是,这些医理很可能是极为浅显的。

  陈坚由此也就有了自己对医术古籍的判断,那些字数少的,以实际病例以及治疗方法为记载方式的,大多数是可信的。

  而这类长篇大论的则是不可信的。

  基于这个判断,陈坚自然也有自己的思考,他认为这类以实际病例以及治疗方法为记载的,是真正的医生所写。

  而那类长篇大论的,则有可能并不是医生所著,是欺世盗名之辈所写。

  即便是医生所写,也是医术不咋滴的医生。

  所谓一理通,百理明!

  其他方面的古籍,比如道家古籍,佛家古籍等等之类,大致也应该是这样的情况,几句话就能说明一些事情,或者是道理的,必然是真传。

  而长篇大论,洋洋洒洒的文章,则可能就是假传。

  既然再次面对未知,陈坚干脆也不再多想了。

  维克多莉娅看到陈坚睁开眼睛,瞄了一眼祭司殿内,问道:“你觉得大长老让我去你们的世界,搜寻这样无关紧要的信息做什么?”

  陈坚对于这个问题,其实已经思考过。

  只不过,陈坚此时还没有想明白而已。

  “在我们看来,可能是无关紧要的信息,可在他看来,必然是极为重要的信息,不然的话,他又何必派你再去地球世界搜寻这些信息?”陈坚说道:“只是,这些信息为何对大长老重要,我现在还想不明白,可是,大战老露出的疑点也不少了,只是这些疑点哪怕结合到一起去看,仍旧是尚不清晰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