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坚此时对祭司殿周围的环境,已经烂熟于心,在密林中穿梭,速度极快。

  维克多莉娅跟在陈坚后面,很快就来到了陈坚所说的区域,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。

  毫无疑问,维克多莉娅这是惊讶于陈坚的记忆力。

  “这么短的时间,你已经对祭司殿周围的地形环境,全都记住了?”维克多莉娅问道。

  陈坚扭头看了维克多莉娅一眼,问道:“有什么不对?”

  “反正我是做不到。”维克多莉娅缓缓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或许,这就是身为战神,与身为战将的不同。”

  “你要这么理解也不算错。”陈坚笑着说道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维克多莉娅不解的问道:“难道说,还有其他的更标准的答案?”

  “我自己的一些分析而已。”陈坚说道:“不知道对不对,可我自己认为,比你说的更贴切一些,倒是说不上什么标准答案。”

  “说说看。”维克多莉娅兴趣盎然的问道。

  陈坚缓缓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一会再说!”

  陈坚说这话的时候,停下了脚步,并且皱起了眉头。

  看到陈坚的样子,维克多莉娅立刻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祭司殿的长老们,怕是真的在防备我。”陈坚沉声说道:“我跟你说的,大量的人骨与兽骨,就是在这里发现的,而且,这些人骨与兽骨,都泛着深浅程度不同的绿色,可你现在看到我所说的那些人骨与兽骨了没有?”

  “没有。”维克多莉娅毫不迟疑的说道。

  这是显而易见的,陈坚停下脚步的地方,根本就没有他所说的,大量的人骨与兽骨!

  “是不是你记错了?”维克多莉娅问道:“并不是这片区域?”

  “不会的。”陈坚指了指一颗树上的一处,说道:“这里有一个标记,是我做的标记,当时我对这片区域并不熟悉,是第一次到来,因此,我想确定这片有着人骨与兽骨的区域,到底有多大,我是直线前进,以树与树之间大致相同的距离做为计算方式,以及指引自己前进的方向,因此,我做了不少这样的标记。”

  维克多莉娅顺着陈坚所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这棵树的树干上,有着一个不起眼的,很浅的三角形的痕迹。

  毫无疑问,这就是陈坚做的标记。

  既然这里有陈坚做的标记,那就说明陈坚没有记错,没有找错地方。

  陈坚不再多说什么,而是快步朝前走去。

  维克多莉娅跟在陈坚后面,很快就走过了几棵树。

  “你看,这棵树上也有痕迹。”陈坚指了指面前的一棵树,说道:“我是每隔十颗树,做一次标记,这棵树刚好距离上个做标记的树是第十颗!”

  “你标记的区域有多大?”维克多莉娅问道。

  树上的标记很清晰,自然是没什么疑问的。

  这片密林当中,两棵树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均等的,有些距离在一米之内,有些距离差不多在两米左右。

  陈坚是挑选的两棵树之间差不多的一米距离左右的为标准,选择十颗作一次标记,差不多也就是十米左右的距离为一次标记。

  而陈坚总共做的直线标记,是呈十字形状的两条直线,基本上可以看做是一个圆形区域的两条不同位置的中线。

  陈坚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所做的这两条直线上的标记,三百米方圆的区域是有的。

  “两棵树之间的距离差不多在一米左右,而我基本上是以十棵树为单位做的标记,这片区域大概得有方圆三百米的样子。”陈坚回答道。

  陈坚说完这话,辨别了一下方向,继续朝前走去。

  维克多莉娅没有再说什么,跟着陈坚一起朝前走去。

  陈坚在树上做的标记,三角形的尖端,是一个指向,是站在做标记的这棵树面前,朝前看去,选择最直的一条直线上的树,作为继续前进的指引。ωωω.⑨⑨⑨xs.co(m)

  因此,三角形的标记上面那个角,有些会有点角度,顺着这个角度,再沿着树木朝前走,很容易就能找到下一颗做标记的树。

  陈坚一直在不断的前进,沿途的密林当中,再也没有了他说的那些人骨与兽骨。

  毫无疑问,这是在陈坚来过这里之后,那些人骨与兽骨被处理掉了。

  时间不长,陈坚在一颗树前停了下来。

  这棵树上有一个圆形的标记,与之前的三角形标记显然是不同的。

  陈坚蹲下身子,开始挖掘。

  这棵树的旁边有一个不大的洞口,是食草动物的洞口,陈坚此时挖掘的就是这个洞口。

  准确的说,陈坚在扩大洞口的同时,在朝深处挖掘。

  没多大一会的功夫,陈坚就挖出了一根骨头,这是一根人类的肋骨,泛着一些绿色。

  陈坚直接把这根肋骨扔给了维克多莉娅,而后继续朝深处挖。

  一根又一根的骨头,被陈坚给挖了出来,并且扔到了地面上。

  这些骨头有人骨,有兽骨,并且是人类身体,或者是野兽身体各个部位的骨头。

  无一例外的,这些骨头都泛着深浅程度不同的绿色。

  “差不多就这些了。”陈坚大致看了一下被自己挖出来的骨头数量之后说道。

  这些骨头差不多有二十多块!

  陈坚站起身来,说道:“当时我走到这里的时候,看到了这个食草动物的洞口,好奇心趋势之下,我把附近的骨头给踢了进去,想要看看食草动物的洞穴有多深,没想到我踢了差不多二十几块骨头进去,仍旧没有填满这个洞穴,原本只是好奇心驱使,后来想到了一些什么,在临走的时候,做了这个标记。”

  陈坚说着话,指了指树上的圆形标记。

  听到陈坚这番话,维克多莉娅皱起了眉头。

  陈坚的话没有明说,可意思却是摆在那,维克多莉娅是听的懂的,所谓的想到了一些什么,其实指的就是陈坚认为,他发现了这些骨头,而这些骨头很有可能会因为陈坚的发现而消失。

  事实证明,陈坚想的一点都没错。

  “这片区域,原本散落的骨头有多少?”维克多莉娅沉声问道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