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也不要抱什么希望,这种溯源工作,希望相当渺茫,即便是有希望,在我有生之年,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溯源成功!”这就是杜鹃接下来说的话。

  紧接着,杜鹃对这种溯源工作,为何会希望渺茫,以及哪怕是有希望,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,进行了详细的解释。

  按照杜鹃的说法,不管是感染陈坚的病毒,还是雅利安人通过感染狼,制造出的这种全新生物,经过繁衍生息之后,所变成的这种未知生物,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病毒已经发挥了作用,不再是纯粹的病毒!

  陈坚倒还还说一些,可以通过提取唾液里的病毒,进行一些研究。

  可实际上,陈坚唾液中所含有的病毒,其实是与陈坚自身,产生了反应之后,所出现的病毒。

  也就是说,这种病毒相比较于感染陈坚的病毒,其实是病毒已经进化过了。

  陈坚感染的病毒,并不是最原始的病毒,通过陈坚唾液当中提取到的病毒进行研究,最多能够溯源到,陈坚感染的这种病毒。

  杜鹃得出的对比结果,是通过感染过后,陈坚体内多出的DNA,与这种未知生物的DNA为样本进行的对比,并不是病毒的对比。 

  这种对比是有效的,因为陈坚多出的DNA样本,明显要比未知生物所多出的DNA样本,在生物意义上,更加强大,更加出色,更加完美。

  也就意味着,这种未知生物最初所感染的病毒,要比陈坚感染的病毒更加古老!

  杜鹃此时的溯源工作,是从这种未知生物多出的DNA样本开始的,而这种未知生物最初是由雅利安人,感染了狼所产生,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繁衍,自我演化成了这种未知生物,杜鹃要达到的目的,则是溯源到雅利安人感染狼的病毒。

  换句话说,杜鹃是要找出这种未知生物的祖先被感染的病毒。

  其难度自然是可想而知了,无异于登天,希望渺茫不说,哪怕是有希望,也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时间!

  完全是无法想象的难度!

  有句话说的好,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

  陈坚此时就是这种感觉,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,什么都没说。

  杜鹃看着陈坚,说道:“即便是这种办法希望渺茫,却也是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,唯一可行的办法!”

  “我知道!”陈坚点了点头说道。

  “我们诺顿家族的变身能力,与陈坚是一样的,是不是也就意味着,高度吻合,也就说明我们诺顿家族的起源,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与雅利安人,与这种最原始的病毒有关?”毕维斯在这个时候问道。

  “是的,从病毒学的角度去看,事实就是如此!”杜鹃转而看向了毕维斯,说道:“你们诺顿家族的起源,必然是与雅利安人,与这种最原始的病毒有关,所以,陈坚目前所做的事情,想要找到原始病毒,其实跟你们诺顿家族想要探寻自己家族的起源,是殊途同归的!”

  毕维斯点了点头,不再多问什么了。

  “关于这种未知生物的研究,还有其他的结果出现吗?”胖老头在这个时候问道。

  杜鹃缓缓摇了摇头,说道:“目前就这些,关于这些未知生物的尸体,我建议制作成标本!”

  “同意!”胖老头立刻说道:“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处理了,制作完成之后,我会安排人来带走标本,你需要样本进行研究,随时提出要求!”

  杜鹃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接下来就是关于干尸和尸毒的研究结果,先来说干尸,这些干尸明显是经过人为处理的,而且,干尸自身并不携带任何的病毒,我对干尸进行研究的时候,并没有看你们送过来的说明,发现了很奇怪的一点,在看过你们一并送来的说明之后,这一点得到了解释!”

  众人都看向了杜鹃,杜鹃继续说道:“人是不能死两次的,人死之后,细胞就会失去活力,因为人的身体机能已经停止运转了,而这几具干尸,其细胞就更不应该具备任何的活力,早就应该在几千年前就不具备任何活力,因为尸体被处理成了干尸,可我对干尸进行研究的时候,发现干尸的提取细胞,活力才刚刚失去不久!”

  “那是因为它们又活了一次!”玄明子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变成了僵尸,被我们给解决了!”

  “是的,看了你们一并送来的说明,解释了这个疑点。”杜鹃说道:“不过,可惜的是,也无法再进行研究了,因为你们这次解决了干尸变成的僵尸,也永久性的解决了它们,让它们具有活力的细胞死掉了,因此,我也只能是进行分析和推测!”

  “有什么分析结论?”胖老头立刻问道。

  “这种干尸在被处理成干尸的时候,应该是用了某些我们不知道的药物,以及我们所没有掌握的技术。”杜鹃说道:“让尸体变成干尸的同时,去让干尸的细胞处在休眠状态,一旦休眠状态被解除,细胞就会被激活,从而就是你们见到的僵尸了!至于激活方式,我不太清楚,因为你们送来的说明没有提及这一点!”

  “血气!”玄明子说道:“僵尸是以血液为食物,当有活物靠近干尸,就会引起尸变,也就是你说的激活,或者解除了细胞的休眠状态,出现在我们面前的,就是僵尸了!”

  “从我的检查结果,结合你们的说明,以及你现在所说的这些来看,应该是这样的。”杜鹃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对此完全无法理解,上古时期的人类是如何做到的,当真是十分好奇。”

  听到杜鹃这话,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。

  其实,不仅仅是杜鹃,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好奇,可这个问题仍旧是无法寻找到答案的一个问题。

  爱丽丝在这个时候问道:“尸毒呢?尸毒的化验结果,与我体内的病毒,可有相似之处?是不是像是陈坚那样,高度吻合?”

  毫无疑问,爱丽丝此时已经着急了,想立刻知道尸毒与罗斯家族的关系!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