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坚紧接着,就把自己所说的渐变过程,详细解释给了众人。

  其实,这个过程很简单,从陈坚,杨万明,以及玄明子三个人,每人进去六次的情况,进行对比,立刻就能得出这个渐变过程的结果。

  陈坚进去两次,两次都是眼前一抹黑,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杨万明进入两次,是唯一一个看到两次不同场景的人,而杨万明第一次看到的场景,是侧翻的石棺,银箱子,石柱,不到一百个平方的一处空间。

  第二次进入,杨万明看到的是佛堂,以及一个老和尚,并且与老和尚进行交流,从而出现了和玄明子第二次进入,相同的情况,就是着了道,沉迷于幻觉机关当中了!

  玄明子进入两次,第一次看到道观场景,第二次仍旧是道观场景,唯独不同的是多了一个腾云驾雾而来的云鹤子,并且与云鹤子交流大道,从而着了道,沉迷于幻觉机关当中不可自拔。

  陈坚给众人详细说完这个渐变过程之后,说道:“这个渐变过程,也对道长刚才没梳理自己情况之前,也就是我梳理完杨万明进去的两次情况,所提出的问题,有了一个解谜的方向。”

  顿了一顿,陈坚说道:“杨万明进去两次,是唯一看到不同场景的,我们要从这方面去思考解谜!”

  “渐变过程,确切的说,是变化过程,出现在杨万明进入两次期间!”玄明子点了点头说道。

  王富贵就坐在玄明子旁边,听完陈坚的分析,还有玄明子的话之后,说道:“你们讲滴太麻烦咧,其实一句话就能总结咧!”

  “什么?”陈坚看着王富贵问道。

  “杨万明触发机关咧!”王富贵一摊手,一针见血的说道:“你看么,你进去两次,啥都看不见捏,说明幻觉机关没被触发,杨万明进去两次,两次看到滴不一样,第二次又是佛堂,又是老和尚,肯定是中咧幻觉机关咧!”

  王富贵说到这里,又指了指身边的玄明子,说道:“道长进去两次,看到滴都是道观,就是第二次多了个老道,肯定是幻觉机关被触发,进去看到滴奏都是幻觉么!”

  听到王富贵这番话,陈坚和玄明子对望一眼,同时点了点头。

  任何事情都有本质,王富贵这话可谓是一针见血,说出了本质所在。

  只不过,陈坚分析的是大的本质,而王富贵此时这番话,说出的却是更细致一些的本质。

  陈坚是通过分析他们三个进去的不同情况,找到了整个幻觉机关的本质,而王富贵则是分析了陈坚他们三个,进入三次的本质!

  这个本质自然就是陈坚进去,没触发幻觉机关,所以什么都看不到,杨万明进去触发了幻觉机关,所以出现了两次看到不同场景的情况,而玄明子进去之后,直接就身处幻觉当中了。

  “这个说法没错,符合你的渐变过程的本质!”玄明子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可是,还有一点说不通。”

  “还有啥说不通滴?”王富贵歪头看着玄明子问道。

  “陈坚进去两次,什么都看不到,这一点说不通,如果幻觉机关没被触发的话,他应该能看到才对!”玄明子不解的说道:“尤其是第二次,他还是带照明灯进去的!”

  “你们自己说滴啥,自己都忘咧?”王富贵说道:“你们不是说,陈坚进去两次,看不到东西,是因为被影响了神智么?还有,杨万明两次进去,记忆也出现偏差咧,你们不是说里面影响神智滴东西,有可能读取人滴记忆,还能篡改人滴记忆么?”手机\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\供精彩小說\閱讀

  王富贵说到这里,一摊双手,说道:“这也没啥冲突滴啊!”

  “就是因为这个分析,才说不通!”玄明子笑了一下,说道:“既然能影响到陈坚的神智,让陈坚看不到东西,岂不是说,这处幻觉机关一直在起作用?与杨万明进去,出发了幻觉机关,岂不是冲突了?”

  “哎呀呀!”王富贵听到玄明子这话,直咧嘴,说道:“额都被你绕晕咧,你说滴跟额说滴不是一回事,额滴意思是,幻觉是幻觉,影响神智是影响神智,这不就不冲突咧?”

  “懂了!”听到王富贵这话,玄明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是把幻觉机关与影响人的神智看做一回事,或者该说,我把影响人的神智,看做是幻觉机关的一部分作用,而你的意思是说,影响人的神智和幻觉机关是两回事!”

  “对咧!”王富贵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机关就是机关,咋影响人滴神智么?局长给额说滴这个幻觉机关,虽然是传说中滴机关,可不也就是讲滴用蜃滴骨头设置滴机关?啥骨头这么厉害,还能读取人滴记忆,还能幻化出老和尚,道士?机关是死物,你们说滴影响神智,额咋想咋觉得是活物!从机关术上来讲,是根本讲不通滴!”

  “我们先入为主了!”陈坚笑了一下,说道:“要不说术业有专攻,王富贵精通机关术,说的一点都没错,机关就是死物,哪怕是可以呈现幻觉,让我们看到幻觉当中的场景,也不可能出现老和尚,老道,还跟你们两个进行交流,这不是死物能做到的,里面影响人神智的东西,不仅仅是存在,还可能是个活物!”

  “幻觉机关是死的,影响人神智的东西是活的。”杨万明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此一来,就说的通了!”

  “我们是不是偏理性了?”一直没说话的杨万明,在这个时候说道:“这处幻觉机关,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认知,完全就是非自然现象,这么理性的分析,是不是过头了?”

  “不过头!”陈坚看着杨万明,说道:“就好比你的能力,虽然零号分局给出的解释,你本人并不满意,可却是基于目前科学水平,做出的最好解释,道长给出的关于你的能力的观点,则比零号分局给出的观点,更进了一些,处于理论阶段,你自己的观点,也就是你的能力很可能是神通,其实也是一种理论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